再启历史新局的时代担当——从社会主要矛盾转化看新时代 ...

 热点要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7-15 16:37
“五年来,经济实力跃上新台阶。国内生产总值从54万亿元增加到82.7万亿元,年均增长7.1%,占世界经济比重从11.4%提高到15%左右,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30%。”……还是水稻研究,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,又有多项成果金榜题名。所不同的是,获奖缘由从增加粮食产量,转变为提升粮食品质、粮食安全。科技成果的迭代,折射出人民需求的变迁。“我国虽然还没有达到发达的水平,但用‘落后’来衡量我们的社会生产,显然已经不符合实际了。这是社会主要矛盾转化的一个重要依据。”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、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说,提出社会主要矛盾转化,既是对客观现实的准确把握,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客观依据。“过去很长一段时间,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集中反映在免于匮乏。现在,对民主、法治、公平、正义、安全、环境的需求,指向的则是获得尊严。”中央党校教授周为民说。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从江西瑞金到宁夏西海固,从吕梁山区到大小凉山,还有不少身处“贫中之贫、困中之困”的人们,同深度贫困进行着不懈抗争。80多年前,当青年学者胡焕庸在地图上描绘等值线人口密度图时,也许并未想过,他自黑龙江瑷珲至云南腾冲划下的一条线,影响竟如此深远。“胡焕庸线”——一条与400毫米等降水量线基本重合的人口地理分界线,也是一条总体上区隔肥沃与贫瘠的分界线。当年,胡焕庸线东南一侧的土地供养着全国96%的人口。换句话说,960多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国土,具备良好发展条件的不足一半。反观中国自身,从一个贫困人口众多的落后国家,一跃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,几百年的时空被压缩在几十年的坐标之内,必然呈现传统痼疾、时代矛盾叠加交织的局面。从北京市中心向西北方向出发,驱车100多公里,就进入河北张家口境内。这座紧邻北京的城市,所辖区县被列入国家级贫困县的,占比超过六成。透亮的玻璃展柜内,来自天津滨海新区的109枚行政审批公章被永久封存,逐渐褪去了鲜红的颜色。曾经,这里的每一枚公章都是一道通往市场的“关卡”,牢牢束缚住企业与市场的活力。“‘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’是一个整体表述,反映出党中央对中国国情的准确把握。”中央党校教授辛鸣说,既有发展不平衡的矛盾,也有发展不足的掣肘,在不足之中,“量”的差距又与“质”的短板并存。从大开发到大保护,“宜昌之问”和“长江之问”,正是“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”之问,也是经济新常态下,整个国家必须作出的战略抉择。今天,发展的不平衡、不充分,已超越空间地域范畴,也不只限于经济领域之内。经济建设、政治建设、文化建设、社会建设、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,相互交织,相互作用。“这要求我们运用系统思维,用全面深化改革的办法,破除那些造成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。”中国法学会副会长张文显说,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化,对国家治理现代化提出了新的要求。“中国要前进,就要全面深化改革开放。面对人民群众新期待,我们必须坚定改革开放信心,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、更有力的措施和办法推进改革开放,进一步解放思想、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、解放和增强社会创造活力。”习近平总书记这样向世人宣示。紧扣社会主要矛盾变化,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,守牢风险底线,开拓发展创新,党和国家事业发展正在迎来一场艰难而华丽的转身。明确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最大的优势,提出新发展理念,作出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重大判断,要求既做大“蛋糕”又分好“蛋糕”,强调使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……“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,根据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这一客观事实,坚持带领人民创造美好生活这一立场,科学回答新时代课题,为中国逐步解决社会主要矛盾提供了根本遵循。”中央党校教授董振华说。